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诗词
心形花篮(组诗)——“荆楚作家走乡村、鄂豫皖革命老区行”诗歌小札
发布时间:2016-05-30 00:00:00 浏览次数:450 来源: 湖北省作协 作者:羊角岩(本名刘小平) 【返回首页】

    《铜锣》

 

彼时,铜锣炸响

声音黄亮黄亮

我听到无数的脚步

奔跑如潮水骤涨

黎明在久渴中

来临,东方霞光万丈

 

铜锣的余韵

至今绕梁

晴天里也会有阴云吗

空气里也不全是

玫瑰的芬芳

铜锣在群雕的手上高悬着

仿若一种无言的警示

供我们瞻仰

 

小注: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上铭刻着一首革命歌谣:“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小李木匠》

 

那时候

你很贫苦,除了

左手拎着的锯子

右手端着的刨子

 

不平之事,往往

在你的刨子底下

开出花来。中原突围

你就用锯子的牙齿

咬出一条路来

 

你的一生作品不多

只这么两件——

为梦魇打制了一副棺材

给儿孙筑就一栋大厦

 

小注:李先念少年时代木匠出身,乡亲们亲切地称他“小李木匠”,当他感受到革命浪潮后曾发誓“要为旧社会做一口大棺材”。

 

 《石拱桥》

 

军部旧址门前的那座

石拱桥,夜色中

曾弯下肩膊

驮起哔剥燃烧的火把

驮起出发的马蹄声

累得

再也直不起身子

 

那些远去的背影

再也没有回来

而石拱桥还在这里

保持迎候的姿势

桥下的溪水

还是这么清瘦

 

小注:红二十五军军部旧址门前有一座小石拱桥。

 

  《桂花》

 

太多的鲜血

浇灌了

桂花岭上的桂花树

浇灌出

《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歌曲

 

桂花岭上的桂花

每一粒都是传奇

它们金子的色泽

已用于镕铸国徽

提取它们的芳香

我们用于酿造

子孙后代的庸常生活

 

小注:鄂豫皖苏区烈士陵园安葬着一千四百多位烈士遗骨(有的只是衣冠冢),地名叫桂花岭,而革命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就是由当地创作和传唱开的。

 

 《长胜街》

 

才几百米长的石板街

很短。却像一根强力的梭标

穷苦人握在手上

顿时气壮

杆尾蘸着太平天国

镖头戳向白色恐怖

 

才两米宽的石板街

很细。却像一根鱼刺

卡在旧中国的喉咙里

曾是风暴的中心

曾是长征的起点

红色的信念从这里走出去

道路

便注定越来越宽

 

小注:红安县七里坪镇(曾用名列宁市)长胜街,是一座历史悠久且保存完好的老街,这里是红四方面军旧址。

 

  《铁砧》

 

烧红的仇恨

曾被搁在你的头顶

叮叮当当

火星迸溅

按照暴动委员会的指令

成刀剑的形状

成枪炮的形状

 

将军县的美名

就是在这方小小铁砧上

锻打出来的吗?铁砧啊

你比刀枪更坚硬

比你更坚硬的

是战士的意志

是岁月的骨头

 

小注:红安县七里坪长胜街上有“七里坪工会”旧址,这是中国第一个工会。工会主要为红军造手枪、来福枪等兵器,而这也是红军最早的兵工厂。在这里我见到了一只铁砧。

 

   《故居》

 

你义无反顾,像飞蛾

紧急扑出

投入火光之时

没来得及掩上寒门

 

你出了门

就没打算活着回来

门却一直睁大着眼睛

无言翘望你的归程

 

老屋终于老成了故居

还一直开着门

却不再是为了迎你

每天迎来瞻仰你的子孙

 

将军县里故居多

是本县最特色的风景

故居的热闹与清冷

却往往连着千里外的风云

 

     《野菜》

 

这些未曾被收编

甚至未被命名的

小不点植株,也踊跃加入

菜的队列

 

除了拿枪的敌人

还有同样无比凶残的

饥饿。它们甚至像奸细

钻入我们腹中

时时发动

致命撕咬

 

“苦熬必胜”。红军们唱道

这话意思是说

野菜熬出的苦味汤汁

更能够滋养革命

让胜利如鲜花开放

 

小注:红军时期,生活极艰苦,曾有口号“苦熬必胜,生产光荣”。后勤部门多次组织野菜展览,教新战士认野菜,并告诉他们区分有毒野菜。

 

      《纺车》

 

红安新娘,安静地坐在

纺车后面,扯着洞房里

煤油灯的金丝

以及朝霞的银线

混纺成锦绣的

“红安大布”,给前线

冻得哆嗦的新郎

送去温暖和深情

 

一架纺车

两架纺车

三架纺车

无数的纺车

车轮旋转

旋转成列车的飞奔

 

小注:采风团一路走过红安、大悟、麻城等苏区,在众多的旧址、故居、展览馆里,到处可见老纺车。“红安大布”又名“红安土布”,至今是有名的当地特产。

 

  《哦嗬歌》

 

哦哦嗬……

哦哦嗬……

满山满岭的哦嗬

喷薄而出

汹涌而来

 

澎湃的哦嗬冲刷着污垢

熊熊的哦嗬烧毁了夜色

哦哦嗬,哦哦嗬

哦嗬过后

大地才会满畈新绿

 

哦嗬是生命原色

哦嗬是激情不息

如今,《哦嗬歌》虽成遗产

半大小孩,却只会唱

流行歌曲

 

小注:来到湖北麻城市乘马岗镇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生军指挥部考察,王树声将军当年就在这里传播革命火种。据展览馆导游讲解,当年当地农协会员们常常唱着《哦嗬歌》(泗州调),一路打着“哦嗬”,蜂拥着前去跟反动民团作战。《哦嗬歌》唱道:“学生军,向北行,农友们,随后跟。打哦嗬并不停声。王九龙子在西门,一炮打在地埃尘,眼看他死无葬身……。”

                   

写于201651720日,红安至大悟至麻城路上

作者单位:湖北省宜昌市艺术研究所

作者本名:刘小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