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诗词
走进大别山,走进红军县——金寨《散文诗》
发布时间:2016-05-30 00:00:00 浏览次数:630 来源: 中国诗歌网 作者:王月华 【返回首页】

1、走进大别山

走进大别山,我看见一片金黄的落叶,一块突起的红色石块突然硌了我一下,我一低头便听到当年红军的脚步声如此地惊天动地。

打水的罐子,跑动的风,拨开的板栗好像在告诉我这个来自北京的人,从山上跑过来的河水一路颠簸,大片的竹林跟在身后,把阳光垫高。

我似乎看见当年红军整齐的队伍绕过山梁,然后被一个历史老人熨平,一棵桂花树,浓烈的香气把整个大别山香的酮体红透。让黄昏的夕阳不顾一切地扑向生命的壮烈与辉煌。

山谷宁静,鸡爪草像婴儿的手指揪住母亲的乳房。谁在高空把裸露的树根歌唱,一支优雅的音乐挂在栗子树间摇晃,这个时候,相爱的人,你必须剥开你的毛栗子,洗个圣洁的澡。

俯耳谛听大地上的星辰,数着那山间的风声悄悄的和一个栗子做一次专访。

2、为红军墓献诗

他们躺在这静静的山谷,枪不离开手掌、胸口。

它们衣衫褴褛,光着胸膛、赤着脚、流着血和永远闭不上的眼睛。已经被荒草和野花掩埋,这山从此有了亲热的温度。

史河平静地从身旁走过,似乎要身体的浪花流尽,哪怕只剩下干涸的河床。看到这些墓碑,就像看到共和国的脊梁,有夕阳的脚步缓慢而沉稳。

好像耳边总是有一声声雕刻匠的锤声,顺着谷底的风溜到天上。站在墓前,过了很久,一只杜鹃飞过,它打开歌唱的阀门,引来山上晚霞与许多黑紫色羔羊咩咩地歌唱,我知道它们是来扫墓的。

3、那一棵桂花树

你站在十月最香的大门口。只有那月光和你一起吐露芬芳。

梦境里我常听到树下的激流涌动。仿佛黎明的节日一次次来临,带着你的芳香和一颗晨露降下夜幕。

有少量事物不要去想。一切都离光明不远,你用你的奇香武装了一支工农的队伍,你在创造新世界的同时,你也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你。

如果不是英魂的腿骨埋在树下,你不会知道我的短文里是一群杂食群居的动物在吵嚷。废话飞涨。光芒使我们喑哑。刚下过雨,树上有花,也有冲锋号。

雨在发霉,大山的腿上扎紧绷带和草鞋,我看到你脚上细细闪亮的茸毛,吻着你五角星里散发的奇香。

某一种激情飞来。某一天我幻想我的肉体飞起来,进入你红色的信仰、渴望。想象如何像你一样枝繁叶茂。

4、我拍下这些竹子

我拍下了红军烈士墓山上的竹子,我空虚的飞翔已被史诗填满。

我听见无物质需求的绿色的波涛从竹林间穿过。遮住强烈奔跑的光线。所有这一切都正在剥掉我的伪装。

不朽者居住在不朽里,用光明拥抱着牺牲。如今他们把繁星堆高,一节一节征服世界,愿每一棵竹子都带给我身体里的好消息,愿每一棵竹子的根下都有欢笑。

今天是长鳞的。应当用鳃写诗。我拍下这些竹子,把汗水推开,再从好消息中溜走。

最后留下竹林间歌唱的鸟,让它们看着我的背影。我摸过它们的每一个音阶,都像野生的菌菇。鸟没有根须,而歌声有,向烈士墓里和午后的阳光纵身跃下。

5、不应该忘记这颗星

起码我不会忘记,像不会忘记自己的名和姓,让母亲重新抱住我的头亲吻我的前额。

今天我不会往那无根的星空观看,是因为我的眼睛、灵魂、以及肉体让我必须在这颗星辰上着陆。

我看到来生一个遥远世界。光芒圣洁地从这颗星辰上起飞。

我们曾做过多次的生命飞翔的练习,其实我感觉没有哪一颗星系能把我的祖国带出黑暗,只有它带着我们走进黎明。

历史在这里放下吊桥。我感受到脚下的遗骨爆发出纯金的光芒,因为我必须从这颗星辰中汲取足够的养料,每天制作线装的词,日复一日。

今天的脚步是镶着桂花的,这样的步子使我重新得到黎明的钙和张灯又结彩的化学反应。

6、红军纪念碑

把一切虚无的东西清走。天认真地演奏蓝。

站立良久,心脏的跳动庄严地和我开着玩笑。草肥沃了蓝,变成了眼睛留给了生者。

阳光轻轻地抚摸着它,在人们忙于将自己推销给世界的时候,它默默坚定地站立在老区贫瘠的土地上。

许多声音已经枯萎。穿过八月的桂花我听见阳光爆裂的喧响。一个老人从碑下牵出一盏马灯

——昨天在梦里,今天在下滑的尘埃里。

我从这盏马灯里走出来,它给我戴好臂章,然后把自己安放在一个最小的角落,头上的鸟戴着红领巾不停地叫着。

整个下午,我都在深蓝深蓝的经典下整理我自己。

7、从这里向远处深去就是湖北了

让我把信念举过眉顶,深信不疑山上的栗子树已经到达飞鸟的翅羽。

思考大于山风。每一个季节都有道路盛开。每一个题都把自己最难的答案放在深绿的颜色中冶炼,站在山道的一个转弯,脚下就是飞旋的峭壁。人在此时最容易说;我用悬崖挪动一支音乐。

我用飞翔等一个毛栗子自然剥开。等她的栗香喷射一条弯道。

做最后一个观众,然后举一杆红缨枪上台,表演一点点鲜血和一道道算式。

先烈们的足迹已把昨日的星空挤扁,是谁在说黄昏已被一只鸟拉长,山峰好像巨大的陵墓,在倾斜的光影中滑动。下山,毛栗子树朴实地莞尔一笑,被洗净的房子和声音。

进入湖北,我悄悄收拾昨日星辰和一次败仗。

8、红军石

这一天,我终于与你内心真实的灵魂相遇,尽管岁月凝聚潮湿。

这一天,我发现石头也可以做我爱情的向导。舍去或砍掉一些色彩纷呈,喧嚣和炫目的吹吹打打。独自沉思默想。直至落叶升空星辰落地。把所有的桂花都凝固在身上。

美色一阵阵袭来,这一天爱到一块石头能张灯结彩死了也值。亲爱的朋友们,我从这块石头里

听到大海沉闷的欢呼声,我感受到昨天的昨天八月的桂花且歌且舞,久久地站在你的身旁,脑子里蹦出的一行字和你身下的绿草一样闪烁。

我的沉默和爱喜于随同你一起凝固在岁月的浮蓝里,直到红军河奔淌的波浪也变成一块石头,

直到黑夜腐烂阳光穿着华丽的衣裙心甘情愿为一枝桂花守侯。

9、红军烈士墓边的花坊和小孩

看到这个牌子了吧,看到这两个花一样的小姑娘,一切刺耳阴暗的心里都被它和她们淹没、摧毁

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我的诗性已经卸去了光芒,轻拂双脚,走进花坊,站在天堂鸟的舌尖上。

香气淡淡的,一朵羞怯一朵,打开浅浅的笑靥,她咬着手指,她瞅着我,一阵风打开一个词的后盖

纯洁!占领我一切的想象,听着山上秘密竹林低语,看这天堂鸟和娇羞的小花玩耍。

在我今后的行进中,我让这个纯洁的词永久地居住,并且成为我行走的导航仪。

只要这个词挂在脚踝上,黑暗也是温暖的幸福的!

走远这间花坊,脚步轻盈,石头流出汁液,云朵下来帮忙,远远近近都是花香和吮吸的鸟音。

10 、俯身尘土

攀爬需要一种领空的智慧,你来我往,十万杆红旗打开天堂之门。

灵魂推开荆棘俯身尘土,一步一步引水向上攀爬,向着那黑眼角上跳动的星宿。小心呼吸骨骼的图案,碎屑的索寻,在开花的天空上我们阴阳两隔。河流与树根盘根错节。

空气湿热,我和我的身体潜入少年先锋队的号音里。一些树木没有封面。

只能俯身抚摸一棵棵华贵的小草,让我的仰望连成一片。

季节恍惚的有些精神错乱,巅疯癫狂。湿热多出了好几个页码。

我的心追随着桂花的香馨,把汗珠一点点降低,飞步追上广场上那个炫目的小姑娘,远远地看

只有这里安静。奔腾的血流在碑下面狂欢。

11、剥栗子的女人

手里拿着时光和红军烈士遗孤的护照,一路泛舟。下沉的斜阳重新萌芽。

看那些双手不停地让秋天呈现全裸的画面。好比岁月的一个个眼睛,一个个新生命拥挤过星空。走过弯弯的山路,气喘吁吁。让我诗歌的荷尔蒙高速地运转,然后迅速升起歌唱的信号。

让深秋喜出望外,让一只鸟坠地而亡。她们总要吹响平静而胜利的号角。

一些无意的契合总是建构奇迹,比如一颗颗毛栗子像星辰,它们让人毛骨悚然不能轻易碰触的外表。只有熟透后自己剥开自己才能体现出别样的风采,温文尔雅让深绿色的水库细数着碎光。

秋风吹瘪了晚霞,她们日复一日地剥着糖块一样的毛栗子。浑身的刺,香遍爱情之光束。

12、我在鄂豫皖老区金寨 住下了

打开清晨的一粒粒清脆的鸟叫,打开我憨笑的金寨老区。

让花朵在诗中盛开,让老区走进我红色的心灵,我从红军纪念碑边穿过,让我诗歌的江山我的爱在纪念碑前深鞠一躬。

我要掘开星星之火,拾起青柴,点燃篝火,让它为先烈们照明长征路。

我会在八月桂花里轻唱,每一片桂花都是老区的晨曦 。

许多老人和落叶在晒太阳,我走在老人和落叶之间,他们看着我这个来自北京的人,也已鬓边落满白霜。

今天是感恩节,我看过先辈们的墓碑。

我要给即将跑来的诗歌灵魂装上红色的五角星,这一生从没有到过革命老区的我,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叫一声苦。

13 、红军烈士墓

天空穿起漂亮的衣服,宽阔的史河一只白色水鸟在河面上盘旋。

春天从这里展开,我来到红军纪念广场,看到洪学智老将军和许多红军将领的墓冢,我知道从这里走出十万红军燎原星火,六霍起义,立夏节起义,中国红军第一县,第二将军县,大别山演绎着一个个传奇。

笔架山是全世界最美的山,这里的每一棵栗子树每一棵毛竹都是土枪、长矛。我从这个山头到了那个山头,我似乎看到了洪学智老人年轻时战斗的身影。

许许多多故事在大别山中连绵起伏层峦叠嶂,血还在沟壑纵横山川河流之间气象万千,那涌现出的无数英雄豪杰就在这些故事里依然内涵丰富,寓意深远。

我在烈士墓前静默,一只小鸟衔来一缕阳光放在墓旁,然后悄悄飞走·······

 

20109月——201162日草于,安徽金寨县江店旧镇政府院内三楼。10月改于北京。2016初再做改动。已发表于散文选刊中旬刊2011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