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景区
乘马岗革命遗址的血与火
发布时间:2017-12-25 00:00:00 浏览次数:76 来源: 黄冈日报 作者:朱金奉、王春宝 【返回首页】

麻城市乘马岗镇位于黄冈北部,与河南省新县毗邻,境内山峰连缀,城堡众多,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战火纷飞的革命年代,乘马岗村村有战斗,山山摆战场。穿过血与火的硝烟,众多战争遗址不仅见证着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更诉说着英勇的乘马人民,百折不挠、前赴后继、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和坚定跟党走的信念。著名的战斗遗址有得胜寨、杨泗寨、鲤鱼寨、方家塆、磨角楼、豹子山等。

 

得胜寨战斗遗址

位于乘马岗镇得胜寨社区,海拔513米,原名“破寨岗”。1927年6月12日,河南省光山县民团头子严炎齐勾结当地的反动组织红枪会、黑枪会会匪及部分国民党武装近万人,兵分三路向麻城自卫军驻守的破寨岗进犯,企图剿灭麻城的农民自卫军,侵占麻城的乘马、顺河等地,继而向黄安进发。王树声、陈再道等得知消息后,率领由毛主席派来的200多名武昌农民学生军和乘马的农民自卫军在破寨岗上严阵以待。当时自卫军只有三条半枪,其他战士的武器都是长矛,学生军加上农民自卫军总数不到一千人,敌我力量悬殊。王树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后觉得要打赢这场战争只有依靠当地人民群众,于是派人去组织周围的群众前来助阵。当会匪冲到山寨石墙下时,王树声指挥守寨学生军和自卫军战士奋起反击,他们利用雷木和滚石砸向敌人。敌人见我军武器落后,就发动了疯狂进攻。这时,王树声命令自卫队队员发出了约定信号——敲响铜锣。周围村庄群众深受红枪会之害,对会匪恨之入骨,这时听到铜锣一响,6000多名群众手握锄头、扁担,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自卫军会同群众两面夹击,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肉搏,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接着,匪首又指派姓兆的拳师带领匪徒再次发起进攻,王树声选派了学生军中的一名神枪手瞄准拳师,一扣扳机,这位身背符法、口中念咒、自命刀枪不入的拳师饮弹倒地,一命呜呼。这一枪打破了会匪“刀枪不入”的神话,众匪徒见状,吓得赶紧逃窜。学生军、自卫军和群众乘胜追击20余公里,直捣光山县俞家塆红枪会老巢。这次战斗打死打伤敌人近半数,死伤大小会首和拳师20余人,取得了自卫军组建以来最辉煌的胜利。为了纪念这次战斗胜利,王树声建议将破寨岗改名为得胜寨。1984年,当地政府在得胜寨上修建了纪念碑。现在这里是麻城市重点保护遗址,也是乘马岗著名战争遗址红色景点之一。

 

杨泗寨战斗遗址

杨泗寨是大别山主脉的一处制高点,位于麻城北部边界,鄂豫两省界山,主峰海拔497米。山势雄奇,植被处于原生态,故古寨墙保存完好。1927年4月,逃亡到河南新集的乘马岗农村地主勾结河南民团、红枪会上万人,直扑杨泗寨,占据乘马岗,又南下围攻麻城县城,制造“麻城惨案”。5月中下旬,王树声赶到武汉见董必武,董必武请毛泽东派出武昌农讲所200多名学生军到麻城剿匪,乘马岗农民敢死队与学生军和省政府警备营并肩战斗,胜利进驻杨泗寨等地,红枪会匪众败退回河南。农民敢死队在战斗中改编为麻城农民自卫军,拥有3个排,100余人。1927年6月11日,数千名河南民团、红白枪会匪众又向杨泗寨发动进攻。寨上守军只有农民自卫军96人。寨城上置有土炮,滚木擂石。这天寨内守军只有几支盒子枪,而敌人每一堂学匪就有三四支快枪。敌人开始爬城,农民自卫军在大队长刘文蔚领导下,依靠山顶老庙寨墙固守,用长矛、土铳抵抗,远的用石头砸,近的用竹矛戳,打死五六个敌人,打退了多次进攻,守军只有共产党员王勉勤右脚受伤。第二天早上,敌人在山腰里摆上桌子,红枪会的法师站在桌子上“练功示威”,被农民自卫军一土炮打倒,灭敌锐气。但寨里仅有几升豆子,一桶清水。不够百十个人吃一餐。一个胆小鬼携枪投敌叛变,向敌人说出守军无水无粮,敌人围攻愈紧。第三天夜里,农民军悄悄从西面下山,转移阵地却将草人、红旗立在寨墙上。敌人天亮后仍不敢进寨,后来发现没人,才冲进寨子,拆毁城墙,烧了岗棚退走。当地群众高兴地传唱:“杨泗寨,好高山,九十五人当三千,坚决奋战三昼夜,消灭敌人一百三。”“高高山岗如铜墙,杨泗大寨在中央。革命战士保山寨,英雄事迹传四方。”今山顶上建有“杨泗寨死难烈士纪念碑”。

杨泗寨烈士碑

杨泗寨备战洞

 

磨角楼战斗遗址

磨角楼扼老区交通要道,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历来是兵家争夺之地。据守在磨角楼的敌据点是插在乘马苏区大门口的一棵“黑钉子”,守敌虽然只有国民党第三十师夏斗寅部一个营,但工事坚固,构建了纵深的防御体系。敌人设置了三道防线。1931年1月上旬,红一军转到商南,与红十五军在长竹园会合,随即开赴麻城福田河,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全军1.25万人。红四军在徐向前、王树声等红军将领的领导下,首次有计划地运用“围点打援”的战术,1月26日,红四军第十师两个团,围攻江树附近的磨角楼。夏斗寅不知是计,派四个团紧急驰援。果然,敌第十三师师长朱怀冰陆续调第七十三、七十四、七十六团及补充第一团前来援救,敌援兵在骑路铺以北地区,红军打援部队以逸待劳,迎头痛击,顽强阻击。敌人援兵一退,磨角楼的守敌,见大势已去,也放弃抵抗。激战3日,红军毙伤俘敌500余人。徐向前在回忆录中记述:“经白沙关、鹅公山、磨角楼几仗,搞掉敌人一百多,包括第一次歼敌一个整排。”磨角楼一仗开创了我军“围点打援”的先河,堪称红军战史上的典范战例,成为红四方面军克敌制胜的主要法宝。

 

鲤鱼寨战斗遗址

鲤鱼寨战斗遗址位于乘马岗镇易家畈村与新村交界处,海拔330米,是太平天国时期的古战场遗址,也是陈再道当年带领部队驻军和练兵的地方。1929年,陈再道和部队转战在鄂豫皖的麻城、黄安、光山等地,一次在鲤鱼寨被敌人包围,陈再道带领战士从三面绝壁的刀枪口成功突围,从此,鲤鱼寨更富传奇。如今,山下建起了大别山红星英烈园,1200余位革命烈士长眠在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方家塆战斗遗址

方家塆在乘马岗西边,离乘马岗有五六里路,是当地大地主王九聋子的巢穴。王九聋子当时在方家塆办了一堂40多人的反动“红学”,同周围革命势力相对抗,破坏农民协会的活动,剥削、压迫穷苦农民。1927年4月18日中午,省里派来一部分学生军,从县城到乘马岗,配合由“民团”改编的自卫军和附近革命群众一两千人向方家塆进攻。敌人也早作了准备,农民武装还没有到方家塆时,他们早就关闭了炮楼。当农民武装队伍刚冲到方家塆的时候,敌人慌慌张张地开起炮、放起枪来,这时候,自卫军队长,原“民团”头子郑其玉私通敌人,消极不打,只有农民和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生军奋勇攻击。但他们缺乏作战经验,加上武器又不好,虽然个个勇气百倍,义愤填胸,几次冲锋到敌人跟前,但总是没有办法冲上炮楼,冲过围墙,这样一来,有一部分战士受伤,退下来了。王树声等领导,一面鼓励大家坚决攻打,一面迅速研究情况,重新整顿队伍。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一部分战士头顶稻草、破絮,一部分战士点着火把,一部分战士扛起锄头、竹竿枪,大家打起“啊喝”,勇敢地向围墙冲杀,冲到围墙跟前,就在塆子的周围架上柴草,点火烧屋。一会儿,熊熊大火烧起来了。敌人见到快烧到他们最后躲藏的一间房子时,为了保存他们的狗命,丢下武器,推倒围墙,趁着黑夜狼狈地向后面的山上逃跑了。革命队伍占领了方家塆,打扫了战场,缴获了子午炮、劈柴炮、九节雷、火枪、锥子等一大批武器,大大地武装了自己,鼓舞了士气。党领导农民把地主家的财产一律没收,分配给贫苦农民,庆祝这次战斗的胜利。今建有“方家塆战斗遗址纪念碑”。

 

豹子山战斗遗址

豹子山距乘马岗镇区5000米,海拔500余米,山脉自西向东有两座主峰,奇异独特,水木清华,景色秀丽。豹子山是古战场遗址,山上有一道高4米左右的古城墙,延绵3000余米,环绕在山顶。豹子山是革命战争的圣地。王树声、陈再道等将军和无数的红军战士赤卫队员都曾在这里战斗过。据麻城县志记载,被徐向前元帅誉为“我军围援打点战术首创”的乘马岗磨角楼战斗,总指挥部就设在豹子山。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1949年大军南下,都有解放军在这里据兵守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