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大别山上“七枝花”
发布时间:2017-07-15 00:00:00 浏览次数:170 来源: 黄冈日报 作者:史瑞林 【返回首页】

1975年,我到麻城西张店南街调查走访著名烈士程再当的事迹时,烈士的夫人张怀玉除了向我们讲述她丈夫生前的事迹外,还讲了当年她们七个年轻女人一齐动员丈夫参加红军,盼夫二十多年,结果只等来一张烈士证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黄麻起义后,我们苏区把当红军看成非常光荣的事。1931年,我不到18岁,与程再当结婚快4个月了。与我相好的6个妹妹,也相继结婚。我们七人都面容姣好,能歌善舞,当时被西张店一带称为“七枝花”。一天,我们七个姊妹偷偷相约,决定要让自己的男人同一天参加红军。事情传出后,轰动了西张店一带。就在这年夏天,全西张店男女老幼敲锣打鼓送走了参军的队伍。

丈夫上了前线后,我们七个女人形影不离,一边做事,一边哼曲子,后来哼出了一首《望郎归》:

郎在前面走喂,我在后面跟嘞,郎去参军我送行嘞,我送行嘞;好多的细情话喂,我一时说不清嘞,打完胜仗早回程嘞,早回程嘞;白天我山头望喂,晚上我房里等嘞,望郎归来抱儿孙嘞,抱儿孙嘞。

这首我们自编自唱的《望郎归》,后来在顺河、西张店、乘马、泗店流传,甚至河南光山、经扶等地都传唱开来。

自从我们送走男人以后,苏区一直很不太平,我们开始担心自己的男人,盼得望眼欲穿。还哼出了一首歌:

翻来覆去难入睡,走近香案忙下跪;保佑丈夫顺顺利,健健康康把家归!

为了红军早日打胜仗,为了转移我们对亲人的过度思念,我们七个人又自编自唱:

莫胡思,莫乱想,赶快起来送军粮;要让亲人吃饱饭,有力才能打胜仗!

我们七个人还商定:一、凡是红军进到苏区,我们七个人一起给红军送衣送粮;二、红军在我们这一带打仗时,我们七个人一起帮助抢伤员、抬伤员、护理伤员;三、我们七个人把家务活做完后,天天必须到一起,给前线亲人缝衣、做鞋。在这期间,我们不知迎来了多少红军,送走了多少亲人,抬了多少伤员,护理了多少官兵,做了多少双鞋,运走了多少套衣服。我们七个女人在支前活动中也自编自唱了许多歌曲:

一针一线做双鞋,好让亲人身边带;安心打仗不思家,打完胜仗早回来!煮好鸡蛋做好粑,好让战士带上它;不让亲人饿肚子,打得敌人满地爬!

轻轻地抬,慢慢地包,莫让伤员心烦躁;

细细地喂,好好地养,要让亲人早安康!

一天夜里,我们七个女人坐在稻场上望着星星和月亮,不知不觉地唱了出来:

扳着指头算,夫走整一年;不知夫君好,祝福夫平安!

特别是过年过节,亲人团聚,我们七个女人哪,心里像刀子绞一样,想哇!望哇!想得心痛,望得眼穿:

想郎想得痛心尖,望郎望得眼望穿;过时过节倍思念,度时度日如度年!

日子真是难熬,我们七个女人天天装着笑脸,打起精神,互相安慰。最怕别人问,“你男人有音讯没有?”一听到这句话,心里像针扎一样,但我们都强装笑脸地回答“我们男人都好得很,请你们放心。”军鞋照样做、军粮照样送、伤员照样抬,我们七个女人丝毫没有让别人看出我们内心的煎熬。就这样熬了五年,又熬了十年。我们七个女人曾唱歌安慰自己:

天天数来天天算,郎君走了整五年;夜深人静望星月,睡梦之中见君还;醒来泪湿枕头边,死心塌地等百年!想郎一天又一天,盼郎一年又一年;不知夫君在何处,妹妹心中如油煎;郎当红军十几载,未见任何音信还;哪怕海枯石也烂,妹要等你回家园。

十多年过去了,终于盼来了解放。男人们仍杳无音信,我们也从十七八岁,熬成中年妇女。1951年的一天,区里突然专门派人通知我们七个女人到区里参加一个大会,这下大家高兴坏了,猜想可能是我们的男人要回来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相约有说有笑地赶到会场。大会主持人特地把我们安排在前面就坐,并把我们请到台上,还让少先队员给我们每个人戴上大红花,区长夸奖我们自丈夫参加红军后,二十多年来尊老爱幼,积极做好支前工作,不愧是西张店七枝美丽、坚强、人人敬佩的花。然而,区长最后却声音低沉地宣读了中央人民政府的证书,说我们的七个男人在长征与敌作战中光荣牺牲,当区长把烈士证明书送到我们七个女人手里时,大家把证书紧紧抱在怀里,不约而同地晕倒在主席台上。清醒后看到烈士证,我们的第一句话是“今天总算把你盼回来了。”真是:

苦等二十年,一纸来相见;君魂回故里,生死两相依!

大会后,区里还专门派车把我们送回西张店。我们七个女人当夜相互依偎在一个山头上,抱着各自男人的烈士证嚎啕大哭了一场。哭完了以后,我们又相互安慰,相互勉励。大家一致决心:

别哭别伤心,挥泪送亲人;继承夫君志,为国献终身!

我们还约定,在同一天,同一时辰,把烈士证供到自家香案上,点上香和蜡烛,放上自己男人生前最爱吃的东西,说上同样的话:“我望你、等你二十多年了,眼睛望穿了,心也想痛了,眼泪也哭干了,终于把你盼回来了,我们永远不分开了,请你放心,为了国家、为了百姓,我一定好好活下去,我一定像你那样,做一个像样的人,做一个优秀的烈属,让你含笑九泉!”

我们七个女人真是做到了,不论生产,还是拥军优属工作,不怕吃苦,处处走在别人前头,我们七个女人后来有的当了妇女主任,有的当了妇女队长。1955年我们七个人同时被评为全县优抚工作先进模范,春娥、腊梅、春花还出席了省里优抚先进大会,我两次被评为全省拥军优属模范。

1952年初,我在省里开会,听说支援抗美援朝。在湖北省军区开座谈会时,又听我们麻城的首长江鸿海说,来自大别山的韩先楚、洪学智、周纯全,麻城的袁彬,以及我们西张店的王政柱等几位首长在朝鲜指挥打仗。我开完会回到西张店后,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我的六个妹妹,我们七个女人连夜赶做鞋袜。在赶做鞋袜时,我们七个人边做边唱:

针儿细来线儿长,七个女人做鞋忙;寄到朝鲜表心意,好让亲人杀豺狼!

我们每人做了11双鞋和11双袜底,每双袜底上都用金丝红线绣了七枝花和七个红心。鞋袜做好后,我们一同到县妇联,托他们寄到朝鲜志愿军司令部,表达我们的一片爱国拥军之心,县妇联还代我们七个人写了一封慰问信。做梦也没想到,两个多月后,县妇联专门派人送来了朝鲜志愿军司令部表扬、感谢我们的信。首长在信中称赞我们是大別山上的“七枝花”。西张店的男女老幼见我们就夸,后来西张店、泗店一带流传一首夸我们的歌谣:

大别山上“七枝花”,男女老幼喜欢她;同时送郎去打仗,支援前线人人夸;二十年后传噩耗,烈士证书送到家;挥泪不忘报国志,七彩人生传天下!

2001年我退休后,专程前往西张店去拜望这七个女人,可惜她们都先后去世了,连一根苗子也没有留下。村里的邱支书告诉我,张怀玉临终前只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七个女人的男人什么都没有留下,都轻轻松松地走了。我来到这个世界时,光光溜溜、一无所有;现在我走也要走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当时听了悲痛欲绝,泪如雨下。

让我们记住七位烈士和“七枝花”的名字吧:

程再当、程再林、程汝东、王林学、邱东润、邱玉书、李志宏

张怀玉、李春娥、陈雪花、刘细枝、王腊梅、程爱珍、吴春花

(本文由黄冈市档案局、麻城市档案局提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