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元帅夫人——汪荣华的革命之路
发布时间:2017-07-11 00:00:00 浏览次数:281 来源: 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作者: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返回首页】

汪荣华第一次见到刘伯承,是在一九三五年六月中旬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的时候。当时,汪荣华在红四方面军总参谋部四局工作,驻在川康边界的杂古垴。有天早晨,她们刚刚吃饭就接到通知,要机关工作人员整装列队,欢迎中央代表团。那一天,阳光灿烂,碧空如洗。在杂古垴这个山寨的街头,站满了欢迎的人群,等待着中央代表团的到来。上午九时左右,中央代表团来了。顿时,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口号声和掌声,整个山寨沸腾了。中央代表团有十几位同志,其中有两位尤其引人注目;一位是头发斑白,有学者风度的林伯渠同志;另一位是戴着眼镜,有军人气质的刘伯承同志。汪荣华问站在身边的陈明义:“那个戴眼镜的是谁呀?”他说:“就是刘伯承总参谋长。”

因为汪荣华在总参四局工作,所以和刘伯承见面的机会多,经常在一起行军。从第二次过草地到爬雪山,有时她掉队,他就鼓励她前进。在军务繁忙的情况下,他还抽空教她学政治、学文化,给她讲历史。他诚实朴素,平易近人,办事严谨,知识渊博,汪荣华十分敬重他。尽管当时他正遭受张国焘的迫害,可是一点也看不出他有情绪,他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在行军时,汪荣华经常听到指战员们赞扬他能征善战,道德品质好。由于彼此接触较多,渐渐地由熟悉而产生了感情。当刘伯承向汪荣华提出婚姻问题时,汪荣华有些顾虑,她觉得二人之间的经历、学识等相差较大,不太合适。他诚恳地向汪荣华解释:“我们的结合是自由恋爱。我们都是无产阶级革命者,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志同道合,有共同的思想基础。”经他一解释,汪荣华毅然地答应了。但是,这时刘伯承因反对张国焘的逃跑主义而被撤销了总参谋长职务,被调到红军大学当校长,实际上是军事教员,因而他们就暂时无法结婚。

秋去冬来,天气渐渐地冷了。红四方面军南下后,由于张国焘推行机会主义一套,军事上屡遭失利,无法在四川立足。这时,张国焘见南下碰壁,才不得不同意北上。汪荣华他们又从川西出发,经达维、懋功向西北转移。西进途中,他们不仅要同沿途敌人作战,还要翻越雪山。一九三六年七月,在甘孜地区二、四方面军会合了。随后两个方面军共同北上,他们第三次穿过茫茫草地,再受沼泽之苦。在快过完草地时,刘伯承提出去二方面军工作,张国焘勉强同意。八月初,汪荣华他们走出了草地,随刘伯承来到甘肃成县曲子镇。

在秋风送爽、大地铺金、全军沉浸在三大主力即将会师的欢乐之际,汪荣华和刘伯承就在曲子镇这个靠近清源河的甘南小镇上结成了终身伴侣。婚礼上,没有鲜花,没有丰盛的酒宴,只有战友们的衷心祝愿;没有崭新的被褥,只有跟着他们爬雪山过草地的简单行李;更没有红烛新房,真是天作罗帐地作床,而天上那轮月亮,仿佛象征着他们爱情的纯洁、光明。在他们相识的这段时间里,从杂古垴相见,到共同走过雪山草地,他们经历了人间罕见的艰难困苦。在这样的环境里结婚,他们感到很幸福!

 

一、坚决当红军

汪荣华,出生在安徽省六安郝家集,这里地处大别山脉的腹地,是个山青水秀的好地方。村西,碧波荡漾的淠河水日夜流淌不息;山上林木茂密、松青竹翠、野花飘香。距郝家集十二里的独山镇就是著名的六霍起义的爆发地之一。早在一九二五年六安就建立了党组织,开展了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独山是当时六安一带党组织活动的中心。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曾担任过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工委书记的舒传贤和一批在外地从事革命活动的共产党员相继返回家乡,同在当地坚持斗争的共产党员一起,在六霍地区开展革命斗争,成立了一批农民协会。郝家集也于同年下半年组织了农民协会,农民运动又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革命的洪流席卷着皖西大地,劳动者觉醒了。汪荣华的家是农民家庭,尽管父母一年到头辛勤劳动,但依然是食不果腹,如遇年景不好,就更加艰难了,一年要缺几个月的口粮。所以,家里人积极拥护和支持革命。开始,村里农协开大会、汪荣华去听,斗地主豪绅、汪荣华去看。身临其境、耳濡目染,汪荣华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尤其是她姑父的言行对她影响很大。她姑父叫冯先卓,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先后毕业于六安高中和上海复旦大学,在校时是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他在高中读书时就接触了马列主义,并于一九二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汪荣华时常到他家中去住,听他和姑母谈革命道理,如什么是共产主义啦,共产党是帮助穷人翻身的革命党啦,妇女只有闹革命才能摆脱封建礼教的压迫啦,等等,这些话在汪荣华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火种。他心想:长大也要象姑父那样,去谋求天下受苦人的翻身解放。

一九三O年春天,活动在鄂豫皖的红军改编为红一军后,于六月间进行“东征”,一度被敌军占领的皖西回到了人民的手中。这时,郝家集的党团组织又恢复了正常活动。在“扩军”运动中,村里的青年踊跃参军,妇女送郎当红军、父母送子上战场,人们都以参加红军为荣。参军青年临走那天,村里象过年一样,爆竹震天、鼓乐齐鸣。汪荣华站在欢送的人群里,十分羡慕那些参军的人,心想:我若是也能当上红军,那该多好啊!于是,她就参加了少年先锋队,同男孩子一样,扛起红缨枪,站岗放哨,干得十分起劲。可是,不久敌人就对鄂豫皖开始了第一次“围剿”。白军进村,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在那血雨腥风的日子里,人民想红军、盼红军,期待红军重返皖西。这年十二月,红一军再次“东征”皖西,攻克金家寨、收复了麻埠、独山等地,包围了六安城,接着回师东西香火岭,歼敌三个多团,毙敌三千多人,粉碎了敌人对皖西的“合围”。

一九三一年四月,红四军主力挥师皖西,全歼独山守敌一个多团,打死打伤和俘敌两千多人。“红军回来了!”乡亲们奔走相告,独山地区再次掀起了参加红军的热潮。当红军去!——这个埋藏在汪荣华心底的愿望更加强烈了。于是,她和本村女友郑先如决定报名参军。

阴历五月的一天早晨,阳光十分明媚,淠河水也好象在为她们欢歌。汪荣华和郑先如告别了亲人,怀着喜悦的心情去参加红军。在去乡政府报到的那天晚上,汪荣华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总是问自己:我能选上吗?选不上怎么办呢?第二天,她们到了独山镇苏维埃政府,随后被送到皖西北道委所在地麻埠。麻埠是一个群山环抱的集镇。她们一走进镇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街上熙熙攘攘的青年男女,墙上到处写着“建立苏维埃政权!”“打土豪分田地!”“扩大红军!”等标语。她们报到时,各区前来参军的青年也都到齐了。挑选开始后,由于郑先如的年龄比教大,又是共青团员,所以就很快通过了。汪荣华既为她高兴,又为自己担心。不一会儿,一位红军青年干部叫到汪荣华的名字,她胆怯地走过去。红军干部看了看汪荣华,先是一笑,随后就象老师考学生一样考问她:

“多大岁数啦?”

“十四岁。”

“家里什么成分?”

“中农。”

“是不是共青团员?”

“还不是,当过少先队员。”

“读过书吗?”

“读过一年私塾,上过两年洋学堂。”

接着,他凝视着汪荣华,看得汪荣华心里直跳。大概是因为汪荣华长得壮实,他最终满意地点了点头。汪荣华心里可乐坏了,差一点掉了泪。是啊,从那天起,她就是一名红军战士了,多年的愿望变成了现实,怎能不高兴呢?!

 

二、创业艰难百战多

被选上的几百名青年组成一个新兵营,在麻埠经过短期训练后,于六月初开赴英山、补充部队。从麻埠出发后,新兵营的前后都有战斗连保护。行军途中,由于汪荣华年纪小,在家时又没有走过远路,走着走着就掉队了。在通往英山的路上,要翻越燕子河的大山。一天,新兵营在大山脚下休息,汪荣华她们几个掉队的女红军终于赶了上来。负责护送新兵的首长告诉她们,前面就要通过燕子河一带的崇山峻岭了,要急行军,大家要跟上,掉队会发生危险的。没等汪荣华她们休息片刻,出发的军号就吹响了。刚走进山口,埋伏在山头上的民团就向他们开枪。在战斗连队的掩护下,新兵营跑步前进,头上子弹呼啸,脚下尘土飞扬。开始是小跑,后来是快跑。就这样,她们顶着烈日,不顾饥渴劳累,整整跑了一上午,才来到了英山地界,进了安全区。在通过燕子河一带的大山时,有两名女战士牺牲了。这次战斗,汪荣华她们虽然只是跟着跑,但对新兵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和考验。走了两、三天,大家来到了英山城。

英山是中心县委所在地,红四军第十二师也驻在这里,这个师的前身是中央教导第二师。二月间奉中央指示,由活动于皖西的红四军独立团扩编而来,肖方为师长,王效亭为政委,下辖一、三两个团,并设有随营学校、军医院和兵工厂。三月,双桥镇大捷后,特委决定将该师改编为红十二师。新兵营到了英山后,汪荣华她们几个女同志被分配到十二师政治部、宣传部、妇先队工作,主要任务是做群众工作,协助地方党组织动员群众,建立苏维埃政权,打土豪,分田地,扩大红军。在宣传部负责人向汪荣华她们讲解了怎样做地方工作后,汪荣华就和郑先如到了英山县第三区杨柳湾,帮助群众建立区苏维埃政府。这个山镇的周围群山叠嶂,土匪出没无常。在镇子旁边的山坡上,矗立着一座尖顶的天主教堂,与这个处于穷乡僻野的山镇极不协调。汪荣华她们来到这里后,走家串户,访贫问苦,宣传群众。开头有些群众不愿意接近,特别是女孩子见了汪荣华她们就躲。经过几天工作,终于打开了局面。一天下午,她们正在开会,土匪突然袭来,区苏维埃就组织地方武装还击,非战斗人员马上转移。由于缺乏思想准备和经验,转移工作搞得很乱,刚一出村,人就跑散了。当汪荣华从天主教堂旁边的一条小河通过时,子弹“曜曜”地落在河里溅起水花。过了河,汪荣华顺着田埂疾步行走,不一会碰上郑先如。太阳落山时,枪声渐渐地稀疏,她们才返回村里。经过一段艰苦的宣传,终于把区苏维埃政府组织起来。

在杨柳湾工作告一段落后,汪荣华她们又转到涯子前搞了一个多月的群众工作。到了冬天,汪荣华和郑先如被调到英山县少共妇女部工作。

一九三一年冬天,是一个政治寒流滚滚的严冬。这年四月间张国焘来到鄂豫皖后,推行一系列的错误政策,给根据地和红军带来了严重损失。他在白雀园对红军进行了别有用心的扩大肃反后,紧接着又把这一罪恶活动向地方党政机关和群众团体、地方武装扩展。一天晚上,汪荣华她们工作了一天,拖着劳累的身子在县委机关大院的房子里睡下了。可是,当她们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往日人声嘈杂的县委大院却冷冷清清了,一打听,才知道是昨天夜里搞了大逮捕,县委部长以上领导干部都被抓了起来,机关里只剩下几个工作人员,其中还有一个女油印员。汪荣华向熟人打听,他们为什么被捕?有人告诉她,上边说他们有的是“A B团”,有的是“第三党”,有的是“改组派”。汪荣华又问:有的女同志为什么也被抓去了呢?别人回答说:上边说她们参加了反动组织“恋爱研究社”。汪荣华听了这些话,百思不得其解,心想:一个个为革命出生入死、忠心耿耿的好同志,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变成反革命了呢?肃反扩大化造成的恶果,使得县委工作一度陷入停顿状态。

汪荣华姑父也在这次肃反中遇害了。那是后来汪荣华在延安抗大学习时才知道的。有一天,队长倪志亮问她:“汪荣华,你是哪里人?”她说:“安徽六安人。”他又问:“你认识冯先卓吗?”她说:“他是我姑父。”他告诉汪荣华,冯先卓在河南肃反中被诬害了。姑父是汪荣华走向革命的引路人,当她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时,悲愤交加。抱有野心的张国焘杀害了多少好同志?对党对红军犯下了大罪!

一九三二年二月,汪荣华作为英山的代表,到麻埠参加了皖西北青年团代表大会。会上,皖西北少共书记作了报告,省委书记沈泽民讲了话。会后,汪荣华又回到英山,县委少共妇女部长黄新兰找她谈话,让她到英山县第五区(石头嘴)担任少共妇女部长。

石头嘴镇与罗田县交界,有一、二百户人家。这里山高林密,土匪又多。汪荣华他们宣传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土匪就搞反宣传,说“共产党长不了”,同她们争夺群众,因此,工作很难开展。汪荣华他们白天在镇子里工作,晚上到群众家里住,有时还到村头山包上的工事里住。工事的顶部是木头和铁片子,能挡风遮雨。有一天,她们在工事里刚吃完了午饭,突然枪声大作,土匪来袭,子弹打在铁片子上当当直响。她们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往第二区撤。一直等到土匪走了,她们才回到五区。因为肃反扩大化,地方党组织削弱了,群众对汪荣华他们也不象从前那么信任了。因此,工作进行得不怎么顺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