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自古英雄出少年
发布时间:2017-07-05 00:00:00 浏览次数:199 来源: 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作者: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返回首页】

金寨青少年:献身革命最风流

 

在党的96华诞到来之际,作为大别山革命老区的一名党史工作者,笔者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革命初期金寨县那些为了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为了中华民族能自强而英勇献身的革命先驱、革命先烈,尤其是那些为了革命事业而献出宝贵生命的热血青少年……

 

一、小英雄杜志强:视死如归

杜志强是金寨县桃岭乡人,他的父亲是土地革命时期、皖西地区二路游击师的创始人之一,因为他善于带兵打战,敌人畏之如虎,故有“杜老虎”之称。杜志强在杜昌甫的教育下,13岁时就很懂事了,后来还成长为乡儿童团大队长。他带领儿童团站岗放哨,密切注视地方地主民团的一举一动,化装侦察敌情,为苏维埃政府悄悄送信,大人们都非常喜欢他。

一次战斗中,双河(与桃岭相邻)民团冯国梁的弟弟冯国柱被杜昌甫的游击队活捉了。冯国梁通过一个叛徒的密报,从杜昌甫的亲戚家抓走了杜志强和他的妈妈冯长茹,妄图以夫妻、父子之情软化杜昌甫。

杜志强被捕后,敌人对他严刑逼供。但他坚强不屈,拒不说出游击队活动的地方,敌人无计可施。冯国梁对外放出消息:“只要杜昌甫放了我弟弟、不再干共党,我就放了他的妻儿。”为表示“诚意”,他还假惺惺地先放了冯长茹。

杜昌甫对此毫不动摇,悲愤无比地说:“我要干一辈子共产党,决不中途而废。就算是妻儿死了,那也是为革命而死,是光荣的!”随即将十恶不赦的冯国柱处决了。

冯国梁见阴谋破产,便使出一条更为毒辣的奸计。1933年春节期间,他得知杜昌甫的游击队在大游寨一带活动,便带着民团和国民党十一路军的两个团,偷偷地包围上去。他命令团丁押着杜志强在前面走,一边走、一边叫团丁们喊话:“杜昌甫,快出来吧,再不出来,你老杜家可就绝种了!”

这一天,天气异常寒冷,下着大雪。杜志强因遭敌人摧残、早已遍体鳞伤,这会儿只穿了一件单衣,打着赤脚走在雪地上。游击队的战士们在山上看得一清二楚,个个义愤填膺,一致要求杜队长下命令“下山救人”。杜志强的小叔杜立光、舅舅冯兵等,更是要求单人去营救。

杜昌甫稳住大家,满眼含泪地说:“同志们,敌人就是想利用我们一时的感情冲动,盲目下山,好一网打尽啊!如果我们现在下去,毫无疑问是正中奸计。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冷静啊!”

冯国梁见团丁们喊话不中用,就威逼着杜志强喊。杜志强虽然年龄小,但早已识破了冯的阴谋诡计,拒不喊话。冯国梁就用枪托打他、用皮鞭抽他……最后,忍无可忍的小志强跑到一个坳口上,面对群山、高亢激昂地喊道:“爸爸!你们要藏好,千万别下山,白狗子想骗你们!”冯国梁气急败坏地抽出刀、一刀将小志强的一只耳朵割了下来。杜志强捂着伤、痛得在雪地上直打滚,冯国梁跟着又给了他一枪……

小小年纪的杜志强,就这样匆匆地走完了他的人生。晚上,杜昌甫和战士们来到杜志强的遗体旁,站在厚厚的雪地上,向他抹泪、默哀、告别。杜昌甫颤抖地抚摸着儿子冰冷的尸体,悲痛欲绝:“丑子(杜志强的乳名),你是爸爸的好儿子、革命的好后代啊!”


二、女战士余品英:宁死不屈

1932年秋,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后,主力红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国民党匪军30多万乘虚直入,整个苏区一片白色恐怖。豫东南道委指示道委常委兼妇女主席余品英和夏营长带领一部分逃难群众向深山转移。然而,当他们来到椿树坳的山岭时,被敌人包围了……当余品英将仅剩下的两枚手榴弹盖子揭开,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时,被从后面窜过来的两个敌人抱住了。

敌人对余品英、夏学山进行审讯,每次都是严刑逼供。可是,任凭敌人如何凶残,这两个坚强的战士什么也不说。最后,敌人要他们自首,也被他们严词痛斥。

一天,审讯又开始了。残暴的敌人钳来两个烧红的犁铧尖,对品英说:“你们共产党爱穿红的,这是给你准备的一双红绣鞋。你要是自首了,就不用穿了;你要是再硬下去,就请你把它穿上!”

余品英说:“难得你们知道我们共产党的爱好。这鞋,我穿!”说着,她便把鞋子脱下来、毫不畏惧地站在两个烧红的犁铧尖上……顿时,一股人肉的焦糊味直刺人鼻,余品英虽然痛得大汗淋漓,但未叫一声。敌人无可奈何,又对夏营长下毒手。他们将夏营长的四肢绑在被拉弯下来的四棵大毛竹上,然后猛地将竹子松开,夏营长被撕成四块,鲜血淋漓,吊在四棵竹子上。敌团长指着夏营长的尸体,对余品英说:“他是你的镜子。你要是愿意自首,我还可以成全你!”

余品英悲愤激昂地说:“不要啰嗦!你们任何手段都吓不倒共产党人。我等着你们这一招!”敌人无计可施,最后将余品英剁成了四块……

年仅22岁的余品英,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三、游击队长沈仲华:受尽酷刑、初心不改

1935年9月下旬,金寨境内负责农会和游击队工作的沈仲华等十九位同志被捕。

敌人抓到沈仲华等同志,欣喜若狂,想就此机会将农会组织和游击队一网打尽。第二天,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进行了提审。敌人对沈仲华采用各种手段进行审问,毫无结果。

一次提审后,沈仲华回到牢房,难友们关切地询问起审讯的情况。沈仲华聚拢大家,说:“革命战士、共产党员就是要经得起任何考验。敌人是不会让我们活着出去的;但我们活一天,就要和敌人斗一天。现在敌人关住了我们的身子,却关不住我们的嗓子。来!我们用歌声来让他们颤抖。”大家围坐一起,唱起了《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雄壮的歌声如一股洪流激荡着牢房的每一个角落,响彻云霄。

次日下午,敌人将沈仲华单独关进一个牢房。不一会儿,牢门打开,提审她的副官进来了。

沈仲华道:“你又找我做什么?”

敌副官一脸谄意,道:“我特意来看你的。”

沈仲华一个冷笑:“谁要你看。你姑奶奶向来用不着狗来看。”

敌副官不以为然:“你不要这样凶。你要是不说的话,会死人的。年纪轻轻死了多可惜!只要你答应不干共产党,我保你不死,说不定还能做我的太太……”

沈仲华听到这些,本想给他一个耳刮子,无意中却发现他身后挂着一把亮晃晃的刺刀,便默默地待他把话说完,似笑不笑地应道:“好啊。但你总得把我的手松开吧。”

敌副官以为她回心转意,满心欢喜地解开了沈仲华反绑的双手。沈仲华乘其不备,敏捷地抽出刺刀,迅速地刺向他的胸口刺去,敌副官硬是没有反应过来,便瞠着双眼、哼都不哼一声地倒下了。

沈仲华再次被带到审讯室。这次审讯室里摆满了各种刑具:老虎凳、烙铁、皮鞭、大刀、吊绳……

“你怎么敢刺死我们副官,你们在山里隐蔽的到底有多少人。他们藏在哪里?快说!”一个敌军官歇斯底里地吼道。

沈仲华昂首挺胸,冷目横对:“多少人吗?全中国受苦受难的老百姓都是我们的人!”

一阵酷刑,沈仲华昏死了过去。

两天后的下午,沈仲华第三次被带到审讯室。

敌人急不可耐地问道:“你到底说不说?”

沈仲华应道:“还说什么?要话一句没有,要命一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