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七仙女”与大将军的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7-07-05 00:00:00 浏览次数:132 来源: 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作者:胡遵远、赵兴琼 【返回首页】

本文主人公“七仙女”,名叫周东屏,是我们安徽六安人、徐海东大将的夫人。

 

一、情由天定、爱由缘定!冥冥之中,仿佛是天意,就在决定她们去留的关键时刻,徐海东出现了!

周东屏原名周少兰,1917年出生在六安的一个木匠家庭里。12岁时,她投奔到徐海东任军长的红二十五军,成了一名红军战士。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由河南罗山出发,开始艰苦卓绝的长征。出发时,部队准备将七个红军女护士都安排留在地方,但是她们坚决要求跟部队长征,又哭又闹的。一片哭声惊动了徐海东。徐海东关切地问:“为什么哭鼻子?为什么不服从组织决定?”年纪最小的周少兰说:“我们都是逃出来参加红军的,我不能再回去当童养媳。部队就是我们的家,我不能没有家。再说,行军打仗,难免会有战士受伤,前线也用得着我们这些护士呀!”……徐海东被说服了。于是,这七名女红军便成为红二十五军中仅有的女性,被人们称为长征路上的“七仙女”。

 

二、在这件事情上,是徐海东帮了她们的忙。但是,谁也没想到,决定了这件事,也帮了徐海东自己的忙。后来,周东屏不仅救了他的命,而且成了他的终身伴侣。

1934年12月10日,庾家河战斗中,亲临前线指挥的徐海东被一颗子弹穿透左眼底,血流如注。经过军医院钱信忠院长的亲自施救,总算止住了血,可徐海东的喉咙却被异物堵塞,呼吸困难、生命垂危。

危急关头,18岁的周少兰走过来,果断地用嘴把堵在徐海东喉头的血块和浓痰一口口地吸出来。徐海东的呼吸终于变得均匀了。

周少兰曾回忆说:“徐海东就这样睡在担架上,昏迷了4天。在他昏迷不醒的四天四夜里,我奉命守护在他的身边。”

第五天,徐海东终于醒过来,问守在身边的周少兰:“现在几点了?部队该出发了吧?”

周少兰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还出发呀?四天四夜不省人事,真把人急死了!”

徐海东开玩笑地说:“我可不急,倒是睡了个好觉。”

由于身体虚弱,加上队伍经常转移,徐海东的伤口愈合得很慢。他的心情很不好,经常莫名其妙地发脾气,吓得医生和警卫员都远远地躲开。周少兰却不慌不忙地来劝慰他。徐海东的“虎脾气”逐渐平息了下来。

渐渐的,徐海东感到自己离不开周少兰了。

……

当周少兰听到徐海东的爱情表白后,她感到很意外。徐海东追问:“你是不是嫌我比你大?”

周少兰急了,她从来没嫌过军长年纪大,她是嫌自已出身卑微、没文化、身无所长……

周少兰的担心让徐海东释怀了。

到了陕北,他们结婚了。在徐海东的要求下,周少兰改名为周东屏,意为“徐海东的屏障”。一个驰骋沙场、叱咤风云、出生入死的大将军,却要求一个娇小柔弱的妻子做自已的屏障!多么意味深长,又是多么情深意长啊!

既是诺言,也是誓言,周东屏忠实地做着“徐海东的屏障”。徐海东也始终依偎着他的屏障。他能从她一个眼神里读到安慰,也能从她毫不特别、甚至毫无疗效的草药里喝出生的希望……

细心的军政委吴焕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他对周少兰说:“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地照顾他。以后我给你做媒!”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使徐海东和周少兰变得形影不离、难舍难分……

1935年10月,周少兰在陕北永坪镇嫁给了她精心护理多日的徐海东。

 

三、命中注定是夫妻,患难与共一辈子

周东屏和徐海东结婚的第二天,就去瓦窑堡红军医院工作了。徐海东患有肺病,加上长年不分昼夜地转战,他的病情不断加重。1938年初,徐海东又犯病咯血,党中央命他返回延安治病。病情好转后,他被暂时安排在马列学院学习。当时从大后方来了许多有文化的青年学生。一次,有个同志和徐海东半开玩笑地说:“要‘改组’吗?我帮你介绍一个漂亮的大学生。”徐海东听了这话很生气,说:“胡扯,东屏是受苦人,我们既是夫妻,又是战友,我怎能干那种事?!”

身体恢复后,徐海东就一再要求上前线。为了照顾徐海东,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妈的周东屏随行陪伴他。队伍经西安、洛阳,向皖东江北指挥部进发,一路上紧张、劳累,加之天气又冷,徐海东肺病复发、咳嗽不止、大口吐血,接连十几天没有好转。刘少奇将他扶上担架让人抬着走。到指挥部休息一会儿后,徐海东就率领新四军第四支队与日军激战,指挥部队接连打了三昼夜,取得了皖东“反扫荡”中的一次重大胜利。徐海东因连日疲劳、大口吐血、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病倒在皖东战场上。由于病情严重,毛主席电令徐海东“静心养病,天塌不管”。周东屏为使丈夫早日康复,冒着生命危险上山采药。在山中采药时,巧遇了正在躲避战乱的老中医,她便把老中医请来为徐海东治病,使他转危为安。

周东屏除了照顾徐海东身体外,还刻苦学习、服从大局,在党内从事思想政治工作。1937年8月她到中央党校学习。1939年9月,任新四军第四支队机关党总支书记。1940年2月,奉党的指示专职照顾重病的徐海东。

徐海东说:“枪声一响,什么病也没有了,打仗能治百病。”他不顾自己的病痛,经常亲自指挥作战。1939年末,徐海东抱病指挥部队在皖西周家岗击溃日军一个大队。战后,在向干部作报告时,他突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此后的7年多时间里,他就一直在病榻和担架上度过。

徐海东每天24小时躺在担架上,吃饭、翻身、大小便,都得妻子帮助。有时他病痛难忍,他就吼叫:“给我枪,给我枪!不能上战场,不如死了好!”吼过之后,他又用拳头敲着担架喊:“快抬我走,我要到前线去!”

但是,不论怎样,周东屏始终都在丈夫身边悉心地照顾着。徐海东不止一次地对她说:“东屏,我们结婚太早,让你受累了。几年来,你又当战士,又做妈妈,还要日夜照顾我,实在太难为你了!”

此后几年,徐海东就是这样在担架上,由妻子守护在身边。这期间,他还参与指挥了多次战斗,并以惊人的毅力、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1947年9月,毛泽东和党中央强令徐海东到苏军控制的大连市休养。在这里,徐海东得到了有效的治疗。他第一次接受X光透视,苏联军医发现他的肺部大部分功能早已失效,又听说徐海东多年来是靠中草药维持生命的,对他的毅力钦佩不已,认为这是医学界的奇迹。当然,他们更加由衷的敬佩徐夫人的伟大。的确,正如徐海东这位勇冠三军的猛将所说,如果没有妻子无微不至的看护,他绝对活不到今天,他生命的一半是周东屏给的!

在大连,徐海东夫妇一住就是八年。1955年,徐海东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1959年周东屏被邀请参加了国庆10周年的庆典,她被安排和徐海东一起坐在第一排大将的位置上。对她来说,这是一份殊荣!1960年,周东屏被授予上校军衔。

1966年6月初,徐海东夫妇一同去看望了贺龙元帅,林彪、“四人帮”借此造谣,说徐与贺密谋“二月兵变”,说徐是“彭罗的黑干将”。1967年,他们停发了徐海东的文件,禁止他与外界往来,撤走所有直接照顾徐海东的工作人员。后来,又下令解放军总医院不再供给徐海东一切药品和氧气。1969年10月,徐海东夫妇和他们的小儿子又被强行疏散到郑州干休所。

由于战争年代留下的严重伤病,徐海东早就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他的左腿是二等残废,要坐在轮椅上。严重的肺病使他多年来不能离开吸氧,甚至睡觉时连被子都不能贴身盖。周东屏只好用铁丝做一个支架,把几床棉被严严实实地捂在支架上。长期以来,徐海东的吃饭、穿衣、洗澡、大小便样样都靠周东屏亲自护理。林彪、“四人帮”如此迫害徐海东,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在徐海东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一直是周东屏守护在身边。直至他1970年3月25日含恨离开人世……

1997年,周东屏走完了人生的旅程,追随丈夫去了。她与徐将军患难与共的革命情缘、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给人们留下了无穷无尽的追思和启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