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历史背景和主要经过
发布时间:2017-06-16 00:00:00 浏览次数:138 来源: 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作者: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返回首页】

大别山区位于鄂(湖北)豫(河南)皖(安徽)三省交界地区,在国民党政府首都南京和长江中游重镇武汉之间,北临淮河,南靠长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千里跃进大别山”,也叫挺进大别山,是一种特殊的进攻方式,即不是逐城逐地向前推进,而是长驱直入,一举插进敌人心脏。

 

(一)

1947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遵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战略部署,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实施中央突破,强渡黄河天险,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大反攻的序幕。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经过一年作战,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科学地分析全国革命形势和国共两党军事力量的变化,明确指出人民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毅然决定“举行全国性的反攻,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域”。同时将战略进攻的方向选定在大别山区。其依据是:一、大别山雄峙于当时的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和长江中游重镇武汉之间的鄂豫皖三省交界处,襟长江而带淮河,进可八面出击,守可岿然御敌。我军占据大别山,可以东慑南京,西逼武汉,南扼长江,瞰制中原。“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蒋介石必然会调动其进攻山东、陕北的部队回援,同我们争夺这块战略要地,这就恰恰可以达到我们预期的战略目的。二、国民党军队对我山东和陕北的重点进攻,造成了哑铃形战略态势,其联系两翼的中央战线则凭借黄河天险,只以少数兵力实施防御,成为“要害和薄弱部分”,敌之战略纵深的中原一带兵力异常空虚,这对我军的突破和进军都极为有利。三、大别山是一个具有光荣传统的老革命根据地。早在党的创立时期,这里就开始有党的活动,并较早建立了党的组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成为仅次于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这里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等红军部队。大别山区经历了长期革命斗争的洗礼,具有深厚的革命基础,有党组织和游击队坚持斗争,便于我军立足生根。四、大别山乃至中原地区,地域广阔,山川交织,水泊棋布,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国民党进行内战的重要兵源、饷源、粮源搜刮地。我军占据大别山区,敌之兵源、饷源、粮源即为我所用,这样,不仅保护了解放区的经济,而且缩小了敌之人力、物力资源。

为了实现经略中原的战略计划,党中央和毛泽东作了“三军配合,两翼牵制”的部署。即由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实施中央突破、跃进大别山,由陈毅、粟裕率华东野战军主力挺进豫皖苏鲁地区,由陈赓、谢富治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挺进豫西,三军配合作战;另以陕北解放军出击榆林,调陕北敌军北上,以山东解放军在胶东展开攻势,把进攻山东之敌引向渤海边,便利三军行动。

 

(二)

1947年8月7日黄昏,刘邓大军从鲁(山东)西南出发,开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经过20多天急行军,战胜敌人的前堵后追,越过陇海路、黄泛区、沙河、涡河、洪河、汝河、淮河等一道又一道障碍,于8月27日胜利进入大别山区。

解放战争进行到1947年6月,形势发生了显著变化。国民党军由430万人下降为370余万,虽然在兵力上仍占优势,在战略全局上也仍保持进攻态势,但因机动兵力不足,在东北和华北战场已转为守势;在南部战线,除对陕北、山东两解放军区实行重点进攻外,鲁西南、豫皖苏边界直至大别山地区兵力薄弱,形成两头重、中间轻的“哑铃形”态势;又因整师整旅不断被歼,士气日益低落,官兵厌战情绪增长,战斗力下降;国民党政府在政治、经济方面也已陷入困境。人民解放军则由120余万人上升到195万人,虽然在兵力上仍居劣势,但握有战略机动力量;在战略全局上除陕北、山东战场尚处防御地位外,其它各战场已逐步转入战略性反攻;部队士气高涨,战斗力不断提高;广大解放区的土地改革已基本完成,后方日趋巩固。但大部分解放区遭受战争破坏,人力物力损耗巨大。

为了粉碎国民党军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进一步消耗解放区人力物力,使人民解放军不能持久作战的战略企图,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制定了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在外线歼灭敌人的战略方针;并决定将战略进攻的主要方向置于鄂豫皖3省边界、战略地位重要、国民党军防御薄弱的大别山地区。这和战国时期围魏救赵的桂陵之战极为相似。

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在5月上旬结束豫北攻势作战后,经充分准备,于6月30日夜,在冀鲁豫军区独立第1、第2旅的接应下,从山东省阳谷以东张秋镇至菏泽以北临濮集间150余公里的正面上,一举突破了国民党军的黄河防线。接着,采取攻其一点(郓城)、吸其来援(金乡)、啃其一边(定陶)、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发起鲁西南战役,共歼国民党军4个整编师师部、9个半旅约6万人,打乱了国民党军在南部战线的战略部署,开辟了挺进大别山的道路,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7月刘邓野战军在鲁西南战役结束后就地休整半月,立即南进大别山。8月7日,刘邓野战军自郓城及以南地区南下,于11日越过陇海铁路,摆脱国民党军的合围阵势,向南疾驰。蒋介石认为刘邓野战军是“北渡不成而南窜”,迅速调集20个旅分两个梯队,多路尾追。令整编第46师一部自蚌埠进至太和,并沿沙(颍)河南岸布防,控制船只;以4个旅由平汉铁路向东侧击,企图把刘邓野战军歼灭在黄泛区。刘邓野战军为了和敌军抢时间争速度,不顾疲劳和敌机的轮番袭击,用人推牛拉重装备,顽强奋进,于8月17日越过了黄泛区。接着,派出先遣部队夺取船只,保障主力渡过了沙(颍)河,使国民党军的追堵计划落空。这时,蒋介石才察觉刘邓野战军不是“流窜”,而是有计划地向南进军,慌忙调整编第85师和整编第15师第64旅沿平汉铁路南下,赶到汝河南岸布防,企图实施南北夹击。刘邓野战军为战胜敌军的追堵,对指战员深入进行政治动员,提出“到达大别山就是胜利”的口号,并埋藏和炸毁了一些不便携行的重装备,以便加速南进。23日下午,第6纵队先头部队第18旅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在汝河上架起了浮桥。当晚纵队主力开始渡河,24日拂晓前,突破敌军河防阵地,控制了大小雷岗,掩护中原局和野战军指挥部渡过汝河。27日,全军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地区,胜利完成了千里挺进任务。

刘邓野战军进入大别山后,趁国民党军追击部队主力尚被甩在淮河以北,大别山区兵力空虚之际,迅速实施战略展开,进一步把战场引向蒋管区。9月上旬,尾追的国民党军20余个旅先后越过淮河。整编第46、第58师分别进到六安、霍山和固始、商城地区;整编第85师进到罗山、信阳地区;整编第10、第40师经宣化店向黄安(今红安)、麻城前进;整编第65师进至黄安;整编第52、第56师分别进至平汉铁路信阳至汉口段和武汉外围;对大别山区情况较熟悉且战斗力较强的桂系整编第7、第48师,沿经扶(今新县)、麻城公路向南寻找刘邓野战军主力作战。刘邓野战军遂集中一部兵力于商城、光山地区连打3仗,歼灭整编第58师一部,将敌大部机动兵力吸引到大别山北麓,保障了进入豫东南、皖南、鄂东地区的部队迅速展开。至9月底,刘邓野战军先后攻克县城23座,歼灭国民党正规军和土杂武装近7000人,并在17个县建立了民主政权,依托山区安置了后方。

在此期间,陈谢集团往返于潼关与洛阳间连续作战,歼敌3万余人,使敌不得不抽调在大别山的1个整编师和在陕北、晋南的2个旅回援。9月上旬,陈毅、粟裕率黄河北岸的华东野战军第6、第10纵队和特种兵纵队主力南渡,会同原在鲁西南地区的5个纵队(包括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1纵队)组成18万人的西线兵团,并在菏泽以东发起沙土集战役,全歼国民党军整编第57师,迫敌从山东和大别山抽调4个整编师增援。接着,于9月下旬进入豫皖苏边区。

至此,刘邓,陈粟、陈谢3路大军布成逐鹿中原的“品”字形阵势,并迫使国民党军大批兵力南调,给了其它战场的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以有力的策应。

 

(三)

10月初,国民党军从鄂东和皖西抽调4个整编师,与原在大别山区北部的3个整编师一起,对光山、经扶地区进行合围,而大别山区南部仅留少量正规军守备。刘邓野战军乘此时机进一步向长江北岸展开,吸引国民党军队南进。刘邓野战军一部直逼长江北岸,蒋介石误认为是即将渡江,遂令青年军第203师从九江进抵蕲春、黄海,以军舰掩护整编第56师经补充后的新编第17旅进至武穴;又令整编第40师(2个旅欠1个团)和整编第52师第82旅由浠水进至蕲春,沿公路向广济进击。针对这一变化,刘伯承、邓小平决心集中10个旅,在蕲春县高山铺以东敌军必经之狭谷地带,采取伏击手段发起高山铺战役,于27日发起总攻,歼其大部共1.2万余人,击落飞机1架。

陈谢集团于10月下旬~11月间,向陕南、豫西展开,歼故1.2万余人,攻克县城19座。陈粟野战军亦在豫皖苏边区展开,到10月下旬,攻克县城24座,歼敌1万余人;11月又集中主力对陇海铁路商丘至郝砦段进行破击作战,歼敌1.1万余人,威逼徐州,迫敌匆忙调15个旅回援,其中有用于大别山的8个旅。

至此,刘邓野战军在大别山地区完成了战略展开,建立了根据地,站稳了脚跟。陈粟野战军和陈谢集团在豫皖苏边界地区和豫西地区也相继完成了战略展开,从而把战线从黄河北岸推进到长江北岸,为3路大军协同实施宽大范围机动作战开辟了广阔的战场,圆满地实现了中共中央关于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战略计划。

刘邓野战军在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的关头,在陈粟野战军、陈谢集团的直接配合和陕北、山东两解放区部队的策应下,实行无后方作战和围魏救赵战法,以千里跃进的进攻样式,直捣国民党军战略纵深大别山地区,共歼敌9万余人,创建了大块革命根据地,并调动和吸引了大量的国民党军于自己的周围,配合陕北、山东战场粉碎了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成为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军大别山这一创造性的战略决策、独特的进攻样式及其可贵的作战经验,进一步丰富了毛泽东的军事思想。

分享到: